原标题: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扩至21省份,新一轮试点名单即将公布

  商务部将于近期及时发布新一轮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名单。

  据新华社报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2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扩大开放稳外贸稳外资,决定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

  会议指出,发挥服务贸易对稳外贸稳外资的作用。结合区域发展战略,将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扩大到全国21个省份部分地区,围绕拓宽开放领域、提升便利水平进行改革探索,包括发展跨境商业医疗保险、推进中外合作办学、扩大技术进出口经营者资格范围、在常态化防控下加强旅游和体育国际合作等,促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

  目前,全国共有17个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

  针对未来将增加的试点,商务部研究院国际服务贸易研究所所长李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可能会是一些技术条件较好的(地区),当然还是要最终的文件为准。

  李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发展服务贸易,首先应具备服务业基础其次国际化程度要较高,属于外向程度、外向经济开放度较高的城市。

  针对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强调的“发展跨境商业医疗保险”等领域,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王晓红教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提到的这些领域多属于数字技术范畴,“对于我国而言,是在未来具有较大发展潜力,也具有市场和优势的领域。”

  她解释道,在推动贸易高质量发展时,要将服务贸易摆在优先位置上,只有服务贸易质量变高,竞争力变强,我们的贸易才会有竞争力。同时,从整体的贸易结构来看,服务贸易对产业和消费具有非常强的支撑力。

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扩至21省份,新一轮试点名单即将公布

  将于近期及时发布新一轮试点名单

  2016年,国务院批复同意在上海、海南等15个地区开展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2018年6月,国务院批复同意深化试点,范围扩大到北京、雄安新区等17个地区。

  自试点以来,各试点地区围绕改革管理体制、健全促进机制、创新发展模式等方面积极探索、先行先试,取得了积极成效,培育了一些新业态新模式,形成了一批可复制推广的经验做法。

  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7月3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了新一轮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的有关工作,审议并原则通过了新一轮深化试点的总体方案。

  “我们正在按程序推进新一轮试点的相关工作,将于近期及时发布新一轮试点名单。”高峰表示。

  “有条件有基础的地方搞试点可能性会更大一点,未来效果也会更好一点。”李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试点还会考虑兼顾南北区域的分布。

  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围绕拓宽开放领域、提升便利水平进行改革探索,“包括发展跨境商业医疗保险、推进中外合作办学、扩大技术进出口经营者资格范围、在常态化防控下加强旅游和体育国际合作等,促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

  王晓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数字技术发展从本质上给医疗、教育、体育等领域带来了在全球提供服务的空间,其中许多服务都可以通过远程方式进行。

  “我国服务贸易中,旅行是逆差的最大一个来源,主要包括留学、境外旅游以及境外购物。实际上,我国民众很大一部分消费都投入国外就医和留学之中了。”王晓红表示,“如果我们把这些市场放开,引进国际领先的医疗技术,让更多的国外医疗机构在国内开设医院,许多民众就不需要去境外购买医疗服务。”

  王晓红表示,在教育领域,中国每年赴美留学的人数在30万左右,如国外的优质教育机构能到中国办学,学生在不出境情况下也能享受高品质国际教育,这是大势所趋。

  除了可以依靠远程技术享受医疗服务,王晓红称,随着全球化数字技术的发展,体育已经跨越了国界,赛事可通过互联网技术进行全球转播,这就大大拓展了其贸易范围。

  还有,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快速发展,新的技术大量涌现,也为我们扩大技术进口,利用全球先进技术提高创新能力和产业竞争力创造了有利机遇。此外,我国已经成为世界创新大国,涌现出一片国际领先技术,为技术出口开辟了新天地。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多数发展中国家缺乏技术,我国的先进技术可以帮助这些国家提高自主发展能力。

  王晓红解释称,我国消费结构正在不断升级,从过去的“温饱型”转为追求高品质的生活、文体娱消费以及医疗保障:中国具有超大规模的市场和3亿人以上的中产阶层,未来这一人数还会继续扩大,消费结构升级不仅需要由国内的服务者来提供服务,还需要有更多更高品质的全球性服务供应商,尤其是在医疗、教育、文化、体育等领域。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海南研究院院长、国际经贸学院教授崔凡2000年前后曾担任教育部《中外合作办学条例》起草小组成员,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外合作办学事宜。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教育部目前提出的中外合作办学主要发生在高中及以上阶段,教育方面的进一步开放已经提上日程,包括如何在开放的环境下,既在意识形态上体现中国特色,又要跟世界的教育体系有所交流等。

  崔凡认为,研究生教育在未来要发生一系列的变革,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要融入世界教育体系中,深化中外教育交流,越是国际环境对我国教育科技交流产生某些阻碍的情况下,中国越要进一步开放。当然,这种环境下要有一些创新举措,以实现进一步融合。近一段时间,中外合资办学的工作也处于较为活跃的状态。

  崔凡称,目前人员交往有了阻碍,因此旅游业暂时处于停滞状态,但最终仍是要恢复要发展的,“这一段时期,教育等领域应做好准备工作,待疫情得到控制、国际上的人员交流慢慢恢复后,新的发展机遇出现,这些领域就可能在未来出现较为显著的增长”。

  数字化服务出口占出口总额的比重接近50%

  高峰表示,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带动了全国服务贸易向高质量发展。2019年,试点地区服务进出口占全国比重超过75%,发展速度快于全国平均水平。

  在试点带动下,全国服务进出口总额从2015年的6542亿美元增长至2019年的7850亿美元,年均增长4.7%。

  其中,服务出口年均增长6.7%,高于全球服务出口平均增速和我国货物出口增速。服务贸易逆差明显下降,2019年服务出口高出进口增速9个百分点,逆差比2018年减少358亿美元,下降14.1%。

  同时,2019年,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占比达34.7%,比2016年启动试点时提升7.3个百分点,数字化服务出口占出口总额的比重接近50%。2020年1-5月,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总额达1153.1亿美元,同比增长4.7%,占服务进出口总额的比重进一步提升至43.3%。

  “数字技术的发展为服务出口提供了非常大的空间。” 王晓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同时也要优化服务贸易的进口结构。一方面,服务贸易的进口要满足制造业的需求,提高制造业和产业竞争力,比如大量进口研发、设计、知识产权和信息技术。另一方面,也要围绕着满足提升消费结构升级的需要在医疗、教育、文化、体育等领域促进服务进口,考虑适当放宽准入。”

  王晓红认为,为了适应全球数字经济发展趋势,我国应当进一步扩大数字贸易的开放水平。“在维护国家数据安全的基础上,应放宽对数字技术企业的准入,促进数据跨境自由流动,同时注重数据知识产权保护,这都是数字贸易发展过程中绕不过去的问题。”

  王晓红表示,引进国际先进数字技术企业有助于促进国内市场企业竞争合作,提高国内数字技术企业的经营能力。同时,也有利于减少我国数字技术企业“走出去”的障碍。“如果我们在信息通信技术领域没有开放和竞争,就不可能有华为这样的世界一流企业,也不可能有5G这样的国际领先技术。信息通讯(ICT)产业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我们完全是通过开放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王晓红说,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国在综合国力和创新能力上都处于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地位。

  王晓红称,我国具有人力资源禀赋优势,人才规模位居全球第一,大量知识型的人才面临就业,其就业岗位主要集中在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因此,扩大服务业的开放,能够带来更多的知识密集型岗位,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

  “通过开展服务外包,在跨国公司的研发中心工作等,可以使国内人才素质得到提高,国际化视野得到拓宽”。她说,这也有利于促进我国产业结构升级和服务业结构的升级,“从中低端向中高端价值链发展,实际上就是要改善服务业的结构,尤其提高生产性服务业的比重,因为生产性服务业是制造业的重要支撑。”

  此外,王晓红还认为,扩大中西部服务贸易创新试点地区十分重要。因为服务贸易以互联网数字技术为支撑,能够有效解决中西部地区发展货物贸易的交通不便、物流成本高等问题,是中西部城市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的重要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