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352公里,10名山西老兵自驾赴江西抗洪

  文丨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实习生 黄莹

  7 月 12日凌晨,受强降水影响,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水位暴涨,多个村庄被淹,解救被困群众、堵防决口等一系列问题,成了当地抢险救灾的首要任务。

  在距江西1300多公里的山西孝义,退伍军人原鹏帅看到了鄱阳告急的消息,决定组建一支志愿队,奔赴江西鄱阳县支援。

  从发出倡议到集结出发,这支志愿抗洪队只用了4个小时。在原鹏帅的带领下,这支10人小分队自驾20小时,行程1352公里,从山西赶到江西鄱阳县,配合武警江西总队机动支队,在抗洪一线奋战十日,晒脱皮、磨破手也不下堤坝。

  “作为退伍军人,洪水就是命令,若有战,召必回。”曾在武警北京总队某部服役的原鹏帅说,看到灾情就想上前,已是本能反应。

  4小时集结10名老兵赴江西抗洪

  31岁的原鹏帅曾在武警北京总队某机动支队服役两年,退伍后回到老家山西孝义,成为当地的民兵应急连综合勤务排排长。

  进入七月,江西省鄱阳县连遭强降雨袭击,鄱阳湖水位上涨,发生了几十年难遇的洪灾。原鹏帅也关注着灾区的抢险救援工作,看到一线仍需要支援,他决定组织退伍老兵,奔赴江西。

  “我看过很多人民子弟兵抗洪救灾的图片和视频,印象深刻,虽然早已退伍多年,但一日为兵终生为兵,我应该去支援。”原鹏帅说。

  7月12日下午2点,原鹏帅在退伍老兵群里发消息,征集愿意一起去参加抗洪抢险的战友,原鹏帅强调:“自费、自驾、六点集合。”

  这条消息发送后只过了4小时,两辆车、10名退伍军人组成的志愿队,已在高速路口集合完毕,准备出发。

  在这支退伍老兵组成的抗洪志愿者队伍中,年龄最大的31岁,最小的只有21岁,平均年龄26岁。从山西到江西,1352公里的路程,几人轮流不间断开车,大约20个小时进入江西省境内。

  进入灾区,队员们目之所及的灾情,比他们想象得更严重。

  7月13日下午6点左右,快到鄱阳县的时候,路上突然遇到一场大暴雨,雨水几乎遮断了视线。缓慢前行的时候,原鹏帅看到前方路上隐隐露出一截车顶,下车检查才发现,前面道路已经被水淹没了,好几辆车淹没在了水中。

  原鹏帅说,当时走得特别迷茫,完全不知道前方的水有多深,路面被洪水冲刷后还是否完整,“开着开着水都漫过车门底部了,险些被淹,最后还是遇到当地老百姓,才找到一条小路得以前行。”

1352公里,10名山西老兵自驾赴江西抗洪▲抢险过程中,矿泉水水瓶身都沾满了泥土。受访者供图

  晒脱皮抹上药继续扛沙袋

  在行经横跨昌江的湖城大桥时,大雨中抢险官兵们喊着口号搬运沙袋的场景,再一次感动了原鹏帅和他的队友们,“真想立即停车参与抢险,但还是忍住了,得加速赶往安排好的集结点。”

  当晚8点半,他们抵达安置点,还没来得及吃饭,便申请加入一线抗洪队伍。江西武警总队机动支队将原鹏帅等人编为一个班,安排驻守昌江圩江家岭段。

  昌江圩江家岭段是单退圩堤,坝体的高度有一定的限制,连日降雨后,有好几处地方出现了管涌,抗洪压力骤增。

  原鹏帅回忆,他很担心水位继续上涨,最紧张的时候是7月14日上午,那时水只差一点就要漫上圩堤了。志愿队的老兵们,跟着武警官兵们喊着口号,加快速度运送沙袋护堤。装满的沙袋一袋有50斤,一天下来,大家的手全都被磨破了。

  “水位上涨可不分白天黑夜啊,晚上回到安置点后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最后爬到高处可以一直看着大坝的情况,心里踏实了许多。”谈及这些天参与抗洪的经历,原鹏帅坦言,每天中午太阳快到头顶的时候是他觉得最累的时候,几乎每个战士的皮肤都被烈日灼伤了,起了满身湿疹、热疹。

  到了第三天,原鹏帅的脸、脖子、身上的大片皮肤开始发红、脱皮。

  武警总队的医生把他叫过去,边抹药边告诉他,晒到这种程度皮肤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建议休息一下。

  原鹏帅觉得这对军人来说不算什么,抹完药又马上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继续工作,“部队是个好地方,能学到很多东西。常人能忍受的我们能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我们也能忍受。”

1352公里,10名山西老兵自驾赴江西抗洪 ▲原鹏帅和队友在三庙前一中安置点搬运物资。受访者供图

  白天堤上抗洪抢险,晚上照顾留守群众

  原鹏帅他们的驻地,被安排在鄱阳三庙前一中的校舍里。这里也是当地灾民的安置点,700多名灾民中,多是孤寡老人、留守儿童等,不少人生活起居需要别人的帮助。

  原鹏帅告诉新京报记者,有些灾民情况比较特殊,无自理能力。每天凌晨4点多,老兵志愿者都被叫起来,帮助这些人喝水、吃药。“其实每天在大坝上都已经累到不行了,回到安置点只能帮多少算多少,但后来也都习惯了。”原鹏帅感叹。

  在这个安置点,还有十几个小朋友,最小的是7岁,大一点的十几岁,原鹏帅有时候会组织他们一起玩一些游戏,训练他们站军姿等。原鹏帅希望通过游戏,把更多小朋友组织到一起让他们体验什么是部队生活,“其实也是转移孩子们的注意力,提振他们的心情。”

  在相处过程当中,原鹏帅和这些孩子们的关系越来越好,他也有一个代号。“因为我的名字是原鹏帅,小孩子看动画片看得多了,就觉得我的名字和天蓬元帅很像,后来也就不叫我名字了,都开玩笑地叫我猪猪。”原鹏帅觉得只要孩子开心,想叫什么都可以,这就是孩子天真烂漫的一面。

1352公里,10名山西老兵自驾赴江西抗洪▲原鹏帅带着退伍老兵志愿队平安返回孝义,并留影。受访者供图

    撤离时孩子们抱着老兵哭

  7月23日,志愿小分队接到江西武警总队的命令,洪水已经基本稳定,部队可以撤回。原鹏帅一行人走时候不少小孩都很伤心,抱着他们大哭,“他们哭着说以后就见不到我们了,那一刻心里真的很难受,我们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跟他们承诺一定会再回去看他们。”

  回忆起在江西鄱阳的十天十夜经历,原鹏帅说,白天他们要去封堵大坝,挖土沙、装沙袋、加固加高圩堤,晚上回安置点整理物资、打扫卫生,照顾老弱病残及留守儿童。虽然没有一天能睡个好觉,但看到灾民和一线官兵,疲惫和辛苦都没有了。”

  带着战友们安全回到山西后,原鹏帅才告诉父母和朋友,这些天里,他们是去抗洪救灾了。在这之前,只有他哥哥知道他们是去江西了。

  原鹏帅的哥哥33岁,也是一名退伍军人,原本也想随队去江西抗洪,但因为工作问题未能成行。“洪灾无情,哥哥很清楚其中的危险性。”原鹏帅说,当初组队奔赴江西时,哥哥准备好了方便面、火腿肠、矿泉水等物资,并叮嘱原鹏帅“把兄弟们照顾好。”

  原鹏帅说,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喊过“退伍不褪色”,现在就该付诸实际行动,他也一直这样要求自己,在今年疫情之际,他就召集了30多个退伍老兵,准备支援武汉。

  “部队的经历对我影响很大,我学到了团结,也让我觉得自己需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原鹏帅还记得,以前的班长告诉他们,一根筷子能折断,十根筷子在一起是不容易折断的。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全国暴雨洪涝灾情

责任编辑:张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