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8岁童星当评委,“出名”就有资格?

  8岁,是许多孩子还不谙世事的年龄,一位童星却已get新技能,摇身一变成为“歌手大赛”的评委。近日,在“2020中国济宁全民歌手大赛”上,该童星以极其老成的表达方式,点评着叔叔阿姨甚至爷爷奶奶辈的参赛选手。她抖包袱、给建议,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相关视频在网上发布后,立即引发了网友热议,不少人质疑她的专业性,也担忧地表示在她身上看不到这个年龄应有的童真。对此,该童星的经纪人在接受采访时称,“有人觉得很多东西孩子不懂,一些有代表作的歌手也提出了反对的意见。那我想问那些人,他们有孩子出名吗?”

  童星当评委之所以会引发质疑,与其同人们印象中比赛评委形象的巨大反差不无关系。评委的权威性是确保评审结果公平公正的重要前提,而他们的专业度、经验和学识等,都应当被纳入评委资格的相关考量。因此,虽说“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选评委不应以年龄论英雄,但8岁儿童的阅历和专业能力毕竟有限,让她去指出选手在专业上的问题,提出改进方向和未来发展建议,不免有博人眼球的儿戏之嫌。

中国青年报:8岁童星当评委,“出名”就有资格?

  在相关回应中,童星的经纪人不但没有给出其堪当此任的有力证明,反而以“有名”为理由回怼质疑者,仿佛名气本身便是不言自明的道理。这当然是对评委资格的一种误读。不过,更令人担忧的是,在这样一种唯名气、唯流量的功利观念误导下,孩子的价值观会发生怎样的扭曲?

  我们都知道,8岁是“三观”未定型的年龄,身边大人的“言传身教”往往会对孩子产生关键性影响。回顾该童星的“成名”历程,可以看到典型的人为“造星”痕迹。她自2岁起就被送去登台表演,此后活跃于各大卫视,陆续参加多档电视节目。她担当比赛评委,恐怕与大人的“名利”思维有着密切联系。

  可是问题在于,过早遵循社会上“名利场”的逻辑,对孩子的心理和成长有着负面影响。细观该童星的表现不难发现,其言谈举止并非出自儿童的本性,而是带有浓厚的后天习得痕迹,本属于童年的纯真自然成为被率先牺牲的部分。在其刻意模仿成人的语气和表情背后,是另一场可悲的揠苗助长和“童年的消逝”。当家长和经纪人把孩子放到评委位置上时,有没有想过:小小年纪的她,能否成熟地处理这种“权力的幻觉”,又会不会因此产生自以为是、骄傲自满等心理问题?

中国青年报:8岁童星当评委,“出名”就有资格?

  其实,这次“8岁童星当评委”的新操作,反映的还是“神童迷恋”和“童星制造”的老问题。孩子有兴趣特长,家长当然可以因势利导,尽可能为他们提供培养和锻炼的机会。但若一味出于私心,把他们当“摇钱树”和“工具人”,枉顾自然成长规律,那么孩子的自我迷失和异化就几乎会成为必然。

  每个孩子都该拥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纯真童年,在成年人操控下的“催熟”,无论如何都注定是一场悲剧。

  撰文/任冠青

责任编辑:张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