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广州网红“桥中房”,我们从中看到什么

  广州的“桥中房”让人看到,这是一个政府懂得克制权力的社会,也是个人合法权利受到严格保护的社会。

  8月3日,不少人发现,建成通车的广州海珠涌大桥的桥南引桥中间,“藏”着一栋平房。这栋奇特的“桥中房”,近期成了“网红打卡点”。

红星新闻:广州网红“桥中房”,我们从中看到什么? 广州海珠涌大桥中间的网红“桥中房” 图据网络

  先来听听三方解释。

  当地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拆迁户要的拆迁费太昂贵了。也跟他们协商过了,协商不了,他们要价太高了。

  附近街坊称,屋主和相关部门并没有就补偿问题谈拢。最终,相关部门放弃谈判,更改桥梁设计,把路面做高,直接绕过屋主的房子,并为屋主保留进出的入口。

  房主梁先生解释称不是“钉子户”,自己和家人曾与项目征拆方就房屋拆迁赔偿安置问题进行谈判,目前在新房房源和房子所处地点两个细节上,还没有和征拆方达成意见一致,“和征拆方还是有谈成的可能的”。

  三方的讲述基本自洽,大致还原了“桥中房”成因的全貌——修建海珠涌大桥要征用梁先生家的房屋和土地,但征迁费没谈拢,建设方工期不能耽误,于是修改设计,绕过梁先生家建成桥梁,但毕竟存在一些安全隐患,建设方与梁先生还在商谈搬迁事宜。

  人们可以发现,相关方和旁观者都心平气和,议论双方的利益博弈,得失大小,与过去看到类似新闻大有不同。

  梁先生认为把自己和家人说成“钉子户”不妥当,但笔者忍不住由此联想到日本成田机场存在了50余年的“钉子户”。

  征用土地搞基建设施,即使只与极个别的权属主体谈不拢征收条件,也多半会产生“钉子户”。市场化条件下,要降低拆迁难度,总的来说只能提高拆迁补偿。当然,一些拆迁主体也会使用比如限期拆迁额外奖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只是辅助手段。

  究竟存不存在要价过高?其实“要价过高”是一个比较主观的判断,既然存在拆迁补偿,也存在讨价还价,就承认了房屋和土地的商品属性,那么交易是否能成功,全凭双方的意愿。

  广州的“桥中房”让人看到,这是一个政府懂得克制权力的社会,也是个人合法权利受到严格保护的社会。首先,建设方知道自己与梁先生是平等的交易主体,并不因自己的背景而对梁先生的财产作居高临下的处理。其次,建设方懂得权力来自哪里,也懂得克制自己的权力。第三,梁先生或对补偿房源不够满意,但他没有因此胡搅蛮缠。第四,围观的公众不再一边倒地,情绪化地支持某一方。

  现代化过程就是一个理性化的过程,具体到一宗交易,就是在权力和权利的边界内,理性地进行利益计算。在广州“桥中房”中,我们看到:权利被尊重,权力有约束。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任大刚

责任编辑:郑亚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