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浪头饮食/肖恩

  新浪财经讯 8月5日消息,兰州黄河发布半年度报告,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64亿元,同比减少34.9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一千万元-1000万,同比减少143.95%。

  自二股东“上位”失败以来,兰州黄河就内耗不断,湖南昱成不断地在董事会投反对票和对大股东提起诉讼。而兰州黄河无论在经营业绩还是产品升级等方面都乏善可陈,甚至不进反退。在啤酒行业,中高端领域依然被百威、嘉士伯和青岛等寡头垄断,而中低端啤酒产能又在大规模关厂退出市场竞争,兰州黄河在不断的内耗中,早已错过啤酒行业的末班车。

股东反目内耗不断 业绩不进反退

  7月,湖南昱成以控股股东兰州黄河新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盛投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杨世江不能代表新盛投资在公司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上投票表决为由,对公司和杨世江提起民事诉讼。而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已于7月8日受理了该案。

  2020年至今,兰州黄河发布的类似相关纠纷的公告多达6则,而2019年全年也达到10则,这其中多为二股东湖南昱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昱成”)与大股东杨世江之间的纠纷诉讼。

  新盛投资、湖南昱成系兰州黄河两大股东,其中新盛投资持股比例21.50%,而二股东湖南昱成持股比例5.00%。同时湖南昱成也是新盛投资的二股东,持股49.3%,大股东则是甘肃新盛持股50.70%,其实际控制人是杨世江。

内耗不断、不进反退 兰州黄河已错过啤酒行业的末班车

  湖南昱成先后在兰州新盛投资和兰州黄河均做张世江的二股东也是带着目的的。而自2015年湖南昱成试图借壳兰州黄河上市而被张世江“搅黄”以来,兰州黄河的大股东和二股东之间的诉讼和内乱就不断。尽管一直未能撼动张世江的大股东地位及其在董事会的话语权,但这严重扰乱和掣肘了公司的经营发展。

内耗不断、不进反退 兰州黄河已错过啤酒行业的末班车

  过去十年来,兰州黄河的啤酒饮料产销量呈单边下滑趋势,2019年的销售量仅为11.54万吨,已不足2014年的一半。而营收同样呈单边下滑走势,由2010年的7.71亿元滑落至2019年的4.55亿元。归母净利润则受到公司“炒股”实业的影响,多年游走在盈亏线上下。

大西北难出名酒 兰州黄河或沦为啤酒中的青青稞酒

  半年报显示,兰州黄河的主营业务为啤酒、大麦麦芽、饮料,占营收比例分别为:68.14%、15.26%、10.15%。作为一个区域性品牌啤酒生产企业,兰州黄河曾靠着“黄河”、“青海湖”系列啤酒,风靡大西北,其在西北的市场份额曾达到30%以上,在甘肃省的市场占有率更是一度达到70%以上,有着“啤酒西北王”之称。

  在白酒消费升级的趋势下,市场份额越来越向中高端白酒收缩,深耕大西北的青青稞酒也是多年处在盈亏边缘。而当下,在啤酒行业,中高端领域依然被百威、嘉士伯和青岛等寡头垄断,而中低端啤酒产能又在大规模关厂退出市场竞争,兰州黄河在不断的内耗中,已经走上了青青稞酒的覆辙。

  这其中主要有两点原因。

  其一,整个大环境对西北酒企并不友好。2014年以来,啤酒行业的产销量明显持续下滑,大西北的作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区域,消费能力的提升有限。2019年,甘肃省啤酒市场容量较去年同期下降约20%,而青海省啤酒市场容量较去年同期也下降约18%。

  其二,中小酒企,无论白酒还是啤酒,竞争环境越来越难。尽管在半年报中兰州黄河称自己的主要竞品仍为雪花啤酒和青岛啤酒,三家合计销量约占甘青市场总容量的近91%,兰州黄河在甘青两省啤酒市场占据了不足30%的市场份额。相对于此前占据甘肃70%市场份额来说,兰州黄河的市场份额是明显被挤压的,这主要由于公司与全国性品牌啤酒相比,广告投放覆盖范围与销售投入能力等方面均有巨大差距。

内耗不断、不进反退 兰州黄河已错过啤酒行业的末班车

兰州黄河已错过啤酒行业的末班车

  在半年报中,兰州黄河表示,由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啤酒主业在省内外的营收双下降,并出现亏损。另外,公司的证券投资账面亏损了569万元。在主业低迷的情况下,“炒股”在行情大好的情况下却录得亏损,兰州黄河的处境可谓“祸不单行”。

  事实上,将主业经营不利归咎于疫情影响并不不能掩盖兰州黄河的颓势,“炒股”亏钱也是公司前些年的常有的事。相比之下,更加值得管理重视的是,啤酒行业的竞争策略依然从过去跑马圈地式的走量模式变为供给侧改革升级的重质模式,在面对百威、嘉士伯、喜力的竞争时,中小酒企的提质增效要比青岛、华润难得多。

  在行业竞争格局,尤其是中高端的竞争格局,已然呈现寡头竞争的情况下,随着产品价格的提升,消费升级和交通改善让啤酒瓶可以走得更远。业内,华润啤酒在陆续推出中高端产品对标百威的同时,也是淘汰落后产能最为积极的酒企,华润啤酒CEO侯孝海坦言,原来1000个啤酒瓶只能走150公里外,现在走三四百公里都行。

  所以,侯孝海认为一个省其实一个啤酒厂产能就能覆盖,而兰州黄河要再大西北市场面对这样的华润和青啤。公司自身产销量腰斩的背后也是产能利用率急剧下滑,而兰州黄河并没有关厂体质的动作,而且推出的“丝路全麦”、“全麦精酿”等高档及中高档系列新品由于销售投入的限制,影响力业有限。

  在头部效应越发明显的情况下,兰州黄河依然深陷内斗,公司或早已错过啤酒行业的末班车。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内耗不断、不进反退 兰州黄河已错过啤酒行业的末班车
内耗不断、不进反退 兰州黄河已错过啤酒行业的末班车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公司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