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特朗普要对TikTok动刀,美国“后浪”怎么看?

特朗普要对TikTok动刀,美国“后浪”怎么看? 图片来源:谷歌

  记者 | 肖恩

  “不要慌,不要慌……”TikTok用户quen.blackwell在一条视频中反复说着这句话。但抖音海外版在美国市场前路未卜,近1亿用户已陷入焦躁情绪,并把矛头对准“始作俑者”——总统特朗普。

  拥有17万粉丝的凯伊(Krystal Kay)表示,TikTok如果被禁,她可能会被迫回到一个“正常却糟糕”的工作岗位上。目前凯伊是一名自由艺术家,以在网上出售自制的手工艺品为生,而TikTok就是她最主要宣传渠道。

  22岁的尼克斯(Tyler Nyx)也是一名有超过40万粉丝的TikTok网红,经常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生活片段和观点。尼克斯表示,每天都有人给她留言说被她的短视频鼓舞,这也让她感觉到自己的价值,如果特朗普禁用TikTok,对她来说是一个“心碎”的消息。

  对于像凯伊和尼克斯这样的美国年轻人来说,TikTok是一个大型虚拟社区,有人在这里谋生,有人在找寻归属感和认同感,也有人追求的是逃离现实的片刻轻松。

  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 4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达到1.65亿次,是继印度以后最大的市场。一旦TikTok被禁,他们苦心经营的账号就付诸东流。为了保住粉丝群,他们开始尝试在TikTok上宣传自己的其他社交媒体账号,如Youtube和Twitch。

  在美国,TikTok基本上是年轻人的主场。专注手机应用市场的网站“Business of Apps”6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3.5%的TikTok活跃用户年龄介于10至24岁之间,超过30%是未成年人。美国《广告周刊》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有约500万TikTok用户属于千禧一代(2000年以后出生)。

  投资银行Piper Sandler今年春季的调查显示,TikTok目前在美国青少年中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中排名第三 (62%),仅次于Instagram (85%)和Snapchat (82%),而使用Twitter和Facebook的比例分别为41%和36%。

  即便只是作为娱乐工具,TikTok被禁的消息也激起了很多年轻人的怒火。18岁的埃尔金斯(Kaylyn Elkins)表示,如果特朗普真的禁用TikTok,会逼很多年轻选民投票反对他。

  至于TikTok的隐私安全问题,埃尔金斯则认为是欲加之罪,如果它是一个欧洲公司推出的应用,美国就不会采取类似的行动。

  凯伊也说,很多TikTok用户本来就“反特朗普”,如果不想失去这些选票,特朗普就必须妥协。

  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7月31日特朗普宣布将禁止TikTok以后的3天里,其竞选APP上的负面评论数量激增至500条以上,正面评论数量则不足100条。其中8月3日负面评论数达到上个月中旬以来的最高值785条,正面评论仅19条。

  另一些TikTok用户则认为,特朗普是在对6月的选举集会事件进行打击报复。6月底,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举办竞选集会,其团队原本预计会有上百万人参加,但真正到场的却不足万人。事后一批TikTok用户宣称,是他们故意预约了数十万张门票,然后不去参加。

  18岁的麦克考特(Clara McCourt)就参与了这项行动。麦克考特说,她在TikTok上看到很多与政治有关的内容,对他们这代人来说这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宣传工具。同样18岁的辛格(Anekha Singh)则认为,特朗普的行为侵犯了他们这一代人的言论自由权。

  TikTok在2018年才正式进入美国市场,随后迅速站稳了脚跟,疫情期间的“禁足令”更是让TikTok成为人们打发时间的消遣。

  市场研究机构Mediakix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TikTok的下载量是去年同期的3倍多。仅今年1月至4月,TikTok就新增了500万名18至24岁的用户。17岁的肯尼(Alison Kenny)说,是TikTok帮助他熬过了封锁的几周,让他感觉到自己不是一个人。

  推特上也发起了#拯救TikTok的话题。美国服装企业家达梅利奥(Marc D’Amelio)发推特称,谷歌、脸书、苹果和亚马逊从用户获得的数据都比TikTok多。他的两个女儿都是TikTok的红人,拥有数千万粉丝。

  “感谢每天使用TikTok的数百万美国网友,把属于他们的快乐和创造力带到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那里也不会去。”TikTok美国总经理佩帕斯(Vanessa Pappas)1日在其官方账号上发布的视频中说。该视频已经有逾520万次观看,超过35万条评论。

点击进入专题:

TikTok在美国业务受阻

责任编辑:郑亚鹏